广东省司法鉴定协会、广东司法行政文联摄影协会分别开展“阳山慈善公益行”、“送温暖下基层”活动,免费为清远阳山县太平镇各村的特困户12名孩子及其家长们做亲子鉴定,解决他们因为需要做亲子鉴定才能上户口但却支付不起亲子鉴定费用的问题,让孩子们按政策顺利落户,并享受应有的政策和福利。

薛晓迪(化名)是12名亲子鉴定孩子中年龄最大的女孩,家住阳山县太平镇水流村,家里的房子破烂不堪已成危房,一直寄居在大伯家里,大伯家不再清远而在佛山三水区,她也只能就近在靠近三水区的肇庆市四会迳口中学读书,远离父亲及弟弟妹妹,而且他没有户口的问题越来越影响他今后的生活,包括今后的上学问题。

为了通过这次做亲子鉴定切实解决户口问题,薛晓迪一大早坐三轮车到三水客运站,乘大巴到阳山县城,之后转客车到太平镇,再打摩托车到水流村,一整天赶路约260公里,而家里的父母也因为贫穷落后无法为原理家人的孩子提供任何帮助,孩子非常勇敢。

薛晓迪之所以没有户口,是因为当年父母尽人介绍结婚,但其母亲没有身份证,户籍不详,无法领取结婚证,因而无法办理户口登记。此后,大女儿、小女儿相继出生。2009年,儿子出生后仅3个月,妻子离家失联至今,三小孩因此无法入户口。

志愿者和孩子们在一起

这种情况下是属于需要做亲子鉴定的情况,同时还要有相应的调查形成完整的证据材料,但对于贫困家庭这么多人做亲子鉴定,费用难以承担。

在这次帮扶免费亲子鉴定现场,赶来做亲子鉴定的12名孩子及其家长们都与薛晓迪有着类似情况或遭遇。

四十多岁的张忠喜(化名)带着两女儿来做亲子鉴定,妻子患有精神疾病,大女儿8岁,小女儿6岁,小女儿出生后,妻子便离家出走,一直无音讯,家里也没有主要收入,根本无力做亲子鉴定。

五十多岁的张永祥(化名)也是类似的情况,也是经人介绍结婚,妻子口齿不清、不识字,女儿出生后不到半月就失踪,女儿也一种没有上户口。

村干部对此现象也很无奈,因为有些家庭在前些年因为确实经济有困难,无法正常娶妻,就只能接纳一些残疾或精神疾病的对象结婚,这就导致了家庭更加贫困以及造成诸多不能正常上户口,最后需要做亲子鉴定上户口的情况。这些孩子逐渐长大,但因为没有户口,他们不能上学,及时上学也没有学籍,考试也无法记录分数,无法参加高考,将来也无法外出工作,就连乘坐高铁等交通工具也成问题。

现在是2019年,这种情况已经一去不复返,除了全国脱贫之外,国家在对于这种需要做亲子鉴定等任何需要上户口的情况,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基本让每个人都合规具有户口,政策中明确规定不能以任何理由不上户口,要极力不漏掉任何一个人,按照政策为每一个人落户,让其享受相应的权利,这也是脱贫的重要指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