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的孙莉(化名)母亲早年离家杳无音信,和妹妹、父亲以及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不料在家照顾奶奶的姑姑凌晨突然听到婴儿啼哭,在洗澡间发现被小莉捧着的刚生出的婴儿,在这之前家人都不知道相关情况。

在家人的追问下,小莉自己也不知道对方准确姓名是什么,但好在知道对方准确的住址,且平常都叫他“孙老师”,此时孙建(化名,小莉父亲)才知道对方的存在,其实这个“孙老师”早已不是老师,早前是一名小学老师后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做了学校的保安。

小莉拿到判决书

孙建立即将此事报了警,孙某因涉嫌犯罪被批捕并被进一步送上法庭,但孙某对犯罪行为矢口否认,并声称自己无生育能力,除了老婆没有与其他女性发生关系,于是办案机关做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该报告显示,婴儿正是孙某的生物学孩子。

面对亲子鉴定铁一般的事实,孙某吓坏了,明白事实无法再掩盖,坦白了自己犯罪的事实,他曾在小莉和妹妹上学图中经常拉他们到自己家里“玩”,每次都会给他们一些钱和零食,并多次与小莉发生关系,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

像这种案件,亲子鉴定在其中起到了关键证据,正是亲子鉴定拆穿了犯罪嫌疑人的谎言,让其能够伏法,淮安市淮阴区法院将依法对其进行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