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化名)与他人发生争吵时,被他人用刀捅伤后不治死亡,后其父母、妻子和女儿4人与刑事被告人达成民事赔偿协议,一次性获得各项经济赔偿款80万元,该款被支付到王江的母亲谭英(化名)账户下,此后,王江的妻子刘云(化名)与婆婆因赔偿款多次协商未果,最终闹上法庭!

这里对于赔偿款应该如何公平合理的分配不作具体讨论,在王江的父母、妻子以及女儿这4个人中心,显然都因该有对应的权益分配,但在一审恩施州法院对赔偿权做出分配和管理方案后,王江父母不符判决,遂向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述。

法庭现场谭英要求做亲子鉴定鉴定孙女是否亲生

婆婆认为一审中计算的开支数据有偏差,要求对孙女王丹进行亲子鉴定,确定其为王江亲生女儿。并要求根据一审原告的申请,将王丹的监护权和抚养权明白无误地写进判决书中,请求法院责令刘云补偿在王江死亡后随着上诉人生活期间的生活费用11400元。

庭审中,谭英坚持称王丹不是王江的亲生女儿,不应得到补偿的分配,她说,儿子和刘云结婚才6个月就生下了王丹,对这个孙女她一直存疑。如果通过DNA检测,王丹确实是王江的孩子,她们会将王丹应得的费用进行支付。反之,王丹就1分钱也别想拿到。

刘云则拒绝做亲子鉴定,她说,她与王江婚前就住在了一起,婚后半年生下王丹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女儿2岁多了王江才死亡,在王江死亡之前,从来没有对女儿的“来历”存在异议。她认为,王江已经死去两年,如果再把孩子弄去进行亲子鉴定,对孩子的心灵是一种伤害,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

主审法官苦口婆心地告诉刘云,之所以要求做亲子鉴定,是因为亲子鉴定条件非常具备,同时,做亲子鉴定是因为涉及到补偿款的分割,如果刘云拒绝让王丹进行亲子鉴定,则可能面临举证不能的后果。

刘云提出,如果要王丹去做亲子鉴定,她就要求多分,将老人名下的生活费230370元给予他们,剩下的都归自己,该负担的费用由自己负担。

对于刘云的要求,王宏远和谭英夫妻二人则坚决不同意,他们坚持不接受任何附加条件,表示是否进行亲子鉴定由法院来进行决定。

接下来我们队亲子鉴定的要求和拒绝亲子鉴定后可能的裁决进行讲解!

王江与刘云是合法夫妻,有结婚证明,孙女是他们的合法女儿,有出生证明和户籍证明,因此按理孙女是望江的亲生女儿是肯定的,婆婆实际上此时并没有合理的理由做亲子鉴定,而刘云也自然有理由拒绝做亲子鉴定,因此在我们看来,如果刘云拒绝做亲子鉴定,法院应该给与支持,即如果婆婆没有合理理由说明孙女不是亲生的情况下,法院不应支持其要求做亲子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