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1997年1月中旬,郑某和高甲经人介绍相识,同年2月份,他俩订立婚约即开始同居生活。不久,郑某怀孕,但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在共同生活中,高甲逐渐嫌恶郑某系山里人,憨厚老实,处处刁难郑某,并于1997年底,高甲及其母亲将有孕在身的郑某赶出家门。1998年3月23日,郑某在娘家所在地的瑞安市某医院生育一子,取名高乙。1998年5月,高甲的母亲以孩子非高家血脉为由,将郑某及孩子赶出家门,此后,高甲对郑某母子一直没有承担孩子的抚养费。由于郑某家境困难,郑某无法独立承担儿子的抚养费。

2004年,7岁的高乙已到入学年龄。4月下旬,郑某因儿子上学需要户口,到高乙出生的瑞安市某医院办理出生证明。但医院答复称当年郑某所生的是一女婴。根据医院1998年3月23日的登记,郑某在该院产下一女,孩子的“父亲栏”空白。这样,办理出生证明事项便予以搁置。于是郑某向瑞安市妇联求助,并向瑞安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要求帮助解决孩子抚养费和入学问题。瑞安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虞某接办此案。

【案件处理】虞某接受指派后,认真研究分析了整个案情,立即着手开展代理工作。虞某在炎热的夏天5次下乡深入到马屿镇人民政府、顺泰乡人民政府、郑某所在村村委会等有关部门调查取证,还走访了30多位村民,证明郑某1998年3月23日所生所养确系一男婴,医院原始登记属于粗心错登。在掌握足够证据之后,虞某三次到瑞安市某医院,与医院进行交涉。在充足的证据面前,该医院于2004年7月9日对该婴儿的原始登记进行更改并出具出生证明。但更改后的孩子出生证明“父亲栏”仍然空白。

接着,虞某还走访了高甲的邻居,得知郑某、高甲在1997年间同居生活,并确实见过郑某怀孕的事实。在此基础上,虞某请求瑞安市妇联派员偕同,在高甲所在地办事处妇联主席的陪同下,多次与被告进行交谈,要求其正视事实,给付孩子抚养费并上报落实户口问题。虞某摆事实,讲道理,终于使高甲承认与郑某曾经同居的事实,但同时又否认孩子系其亲生。

2004年11月14日,虞某代理郑某向瑞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同时提出亲子鉴定申请。法院受理此案后,采纳申请,带郑某、高甲及孩子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亲子鉴定。鉴定结果证实,该孩子系郑某、高甲亲生儿子。经过两次庭审,虞某根据事实与法律,以娴熟的业务技能捍卫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2005年7月5日,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儿子高乙由郑某抚养成人,高甲给付原告抚养费52000元,该款分别于2005年7月20日、2006年2月6日前各支付26000元;二、双方为亲子鉴定支出的费用由双方各自承担;三、本案的诉讼费用50元、其他诉讼费用200元、鉴定费1000元,合计1250元,由郑某负担250元,高甲负担1000元。

法院调解书生效后,高甲没有主动如期履行给付抚养费。虞某为此继续向郑某提供法律援助服务。

2005年7月25日,虞某代为申请执行。不久,该案款到位。同时由于考虑到郑某及孩子的生活困难,在援助律师虞某和瑞安市妇联帮助下,为郑某母子申请社会最低生活保障,并为高乙申请助学凭证,免缴孩子上学集资费。现高乙的户口已得到落实。

【案件评析】 本案是由男女同居而引发的孩子抚养费纠纷,法律援助中心和援助律师介入后,历经3年克服了种种法律障碍与困难,才使得本案得到了圆满解决,孩童高乙今后的生活与义务教育有了初步保障,郑某和高乙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通过对本案的宣传,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由此可见,法律援助也是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一条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