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化名)和丈夫陈诚(化名)结婚后,陈某一直在外打工,妻子怀孕后陈某心存疑虑,在没有确认的情况下认为妻子在外面偷情,这让李红非常委屈,本来怀上孩子应该高兴,没想到竟引来这样的怀疑,于是伤心流产,通过流产物做亲子鉴定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鉴定孩子时亲生的后陈某后悔不已

李红和陈某结婚3年了,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而且陈某一直在外打工,只有李红和公婆生活在滨州老家,三个月前李红怀孕了,婆婆将喜讯电话告诉了儿子,然而陈某却起了疑心,心想自己很久才回去一次,怎么突然间就怀上了孩子,于是怀疑妻子在外偷情,怀疑孩子根本不是自己亲生的!

陈某越想越不对劲,即刻赶回滨州老家,并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质问妻子,这让李红和公婆都很惊讶,李红气不打一处来,两人发生激烈争执,闹得引起了外界的一些闲言碎语与,李红于是决定将孩子流产,并在流产之后联系了鉴定机构,咨询流产后是否可以做亲子鉴定,鉴定机构告知流产物可以做鉴定。

于是李红当着陈某的面将鉴定样本寄送给了亲子鉴定机构,很快鉴定结果出来并以纸质报告的形式送达到了陈某手上,打开鉴定报告上面显示检材一是检材二的生物学父亲,二者具有生物学亲缘关系,即孩子正式陈诚的,看到结果,陈诚后会大哭,此时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伤心落泪的同时向妻子请求谅解。

其实陈某最大的错误就是以猜忌先入为主,将猜忌直接当做真实的去质问对方,实际上猜忌在未确认之前,大多数都是错误的,陈某完全可以提供低调的亲子鉴定自己进行鉴定,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即便妻子原谅了自己,却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和遗憾,对妻子和家庭来说也都是难以弥补的伤害。